我33岁在国企私企跑过内外贸现在是钻井平台海事师大家好,我叫徐和磊,89年出生的,已经结婚了。当前职务是钻井平台海事师,我是13年大学毕业开始跑船的,算是换过两家公司,中间也去过小公司,对于跑船经验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
  我是青岛远洋船员学院的,13年大学毕业直接被中远海运提前招聘了。当年我二十几岁的年纪,只想出去看看。但是公司第一条船调配给我安排了南北线,我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,可是自己是新生就没好意思拒绝。后来通过对比,想想还是南北线好,因为跑远洋比较枯燥乏味。这里可以顺便和大家讲讲跑远洋和内贸的区别。远洋航线远时间太长,手机容易没有信号,不过可以出去看看;内贸航线近,靠码头比较规律,经常有信号,各有各的优点,看个人所需。

  第一年跑南北线个月,我当时一口气干满13个月,只想晋升。可是事与愿违,那几年人多,导致人员不好提拔,我干过实习生,干过二水,干过驾助,干过一水。我开始跑船时,行情挺差的,一条船上有四五个像我一样带白皮的卡带,相对现在一个天上一个地上,现在是缺人状态,实习出来大差不差就干三副了,我们那时候晋升的竞争力太大了,特别是大公司,也不太缺人,其实跑船我觉得有的时候没必要只为大公司奋斗,大公司相对来说比较有保障,但是工资相对来说比较低,晋升的竞争力也大,小公司好处就是晋升比较快,工资会高一些,但小公司不规范,容易拖欠工资。

  第二条船我申请了跑远洋,我去过去过美国,去过西非,去过爱尔兰,去过日本。可以和大家说说我对这几个地方的印象。

  当时要去美国拉粮食,拉粮食就不得不说洗舱。整个大舱先用高压水枪冲洗,然后擦、拖,真的比打扫自己房间还要干净。洗舱最令人难忘的是污水井,把大的垃圾都收拾好了之后,其他的小垃圾通过污水井排出,避免不了需要人员下去淘污水。日本的船,污水井特别小,我蜷缩进这个狭小的空间,又臭又潮湿,一桶一桶的往外提污水,最后还得用海绵将井底水吸干,舱底水吸干,苦大概可以概括这一切。

  我还去过西非,它是一个资源丰富,人员懒惰的国家。我们主要去拉木材,从国内绕过好望角过去路途一个多月。期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,当时远洋还没有网络,锚地抛锚抓紧买张电话卡打开网络,qq留言的第一条消息就很伤心……不说了,大家自己想吧。西非最难忘的还是抛锚,锚地抛锚三个月,食物、水都匮乏了。我们每天都接雨水洗澡,衣服也扔海里洗,上来用淡水冲冲。三个月伙食也都没有了,当时天气很热,为了省水省饭上午出去工作半天,下午都休息。三个月后靠港喀麦隆,由于当地治安比较乱,当地在船上派了一个Watchman守护,那边人干活不是很机灵,偷渡客较多,每次离岗我们都要全船检查,离岗后还从吊车跑出一个偷渡客,可能太渴了,他跑出来冲到甲板喝水,吓了大家一跳,幸亏航行的不远,又把他送回,全船上下又检查一遍。偷渡客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,西非很落后。

  最后是爱尔兰,一个生活节奏慢,很悠闲的国家。他们每个房子前面都有一块自己的草坪,牛羊没有栓绳,在草地上很自由,爱尔兰的生活比较令人向往……那边的人时间观念比较强,说五点下班绝不能拖到五点一刻,人们好似与世无争。我下地去逛了一圈,牛奶比国内便宜,但是那边东西都吃不惯。

  我跑过许多船,有的船现在都拆掉了。鹏航、坚强、康强……这是中远海运的远洋船,当时跑远洋很枯燥,网络还没有覆盖,加上出去的时间比较久。现在应该会好些,因为大部分远洋船都有网络了。

  后来我在中远干到三副,但是感觉中远的人太多了,晋升也是难上加难,就选择了离开。在家呆了一段时间,时间久了对于那种枯燥也是比较恐惧,回陆地也是偶尔会把手机举过头顶寻找信号。我通过同学介绍进入了中海油,这边船大多都是近海的工程船,工作两个月休息一个月,相对来说工作节奏比较规律,比远洋八九个月休假四五个月好的多,后来因为工作优秀我被调到平台干海事师。海上平台就是海上采油平台,海事师相当于船上大副,属于一个部门长吧,现在要求必须是船上干过三副及以上职位,不需要证书。主要工作就是内外协调,掌握整个平台的甲板工作,下面有两个甲板长,一个白班,一个夜班,平台一般都是12倒12。

  跟跑船比,还是平台工作比较规律。工作一个月休息一个月,但是工资比船上稍微低一点,相对目前的水平,海事师工资现在也就两万出头吧,各有利弊。跑船出去时间太长,但挣得多,如果结婚了我建议还是选择平台吧。海员对找对象还是有影响的,未来在保障证书不过期的情况下,还是在平台好一点,相对规律,还能照顾照顾家。

  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。船上相当于一个小社会,在人情世故上,每个人都会把自己的性格体现的淋淋尽致。特别是远洋航线,时间太长,大家有一种逆反心理,跑着跑着船上就可能不和,可能分派。有时候大家会说,我独自在房间怎么会分派,其实不然,在那样的环境里,有的时候你不想分派都会被推到另一派,直接分派。告戒大家在船上不要说任何人的坏话,传话速度会让你意想不到。